陶渊明成名的启示:如何获得名利?

陶渊明人尽皆知,在钢筋丛林的现实世界。

他的生活是我们所有人的梦想。

就算不能实现,在心里藏着都觉心旷神怡。

他的诗词浅显易懂、生活气息浓郁。

作为一个隐士,他并不神秘。

作为田园诗人,他也不是最出名的。

在宋朝之前,田园诗人大家更喜欢谢灵运。

《尘几录》上提到,陶渊明的诗,开始并没有这么高的地位,是到了特定年代,特定读者才把他的地位捧到这么高的。

这个特定年代就是宋朝。

南北朝时出现了两部文论经典,一个是《诗品》,一个是《文心雕龙》。《文心雕龙》对陶渊明只字未提,而《诗品》倒是提了一笔,也只把陶渊明诗列为“中品”,评价一般般。

到了唐代,陶渊明又仅仅是六朝众多著名诗人之一。说到田园诗,谁更受欢迎呢?不是陶渊明,就是谢灵运,而且谢灵运是压倒性胜利。李白是谢灵运的铁粉。

直到杜甫出现,

才把陶渊明和谢灵运并称为“陶谢”。

01

为什么是宋朝?

这是因为宋代有了印刷术。

注:社会选择的内在驱动是人性,而外在驱动是技术。

很多原来流传的文本都需要校勘之后再出版,所以宋代的知识分子,就有了一项隐性的权力,就是在众多流传的版本中选自己喜欢的版本,甚至有的字句,还自己出手改。从某种程度上说,陶渊明的很多好诗,其实就是被宋代的知识分子这么选出来,甚至是改出来的。

比如最著名的那句: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。这句诗流传到宋代的时候,其实有两个流行版本,一个是“悠然望南山”,另一个是“悠然见南山”,时隔久远,大家也不知道哪个是正确的。哪个是陶渊明当时的版本。

文豪苏东坡就说了,一定是“见”字,而不是“望”字。为什么?因为“见”是个通假字,有两层意思:一层是“看见”的“见”、还有一层是“出现”的“现”。

陶渊明采菊之时,南山不经意出现在视线中。一座真实的高峰与一座精神的高峰,两者不期而遇了。

“望”是主动追求,“见”是自然呈现!

02

为什么是陶渊明?

今天我们知道田园诗人陶渊明是第一。

而且是由宋朝文人选择、参与的结果。

可为什么宋朝的知识分子会选择他?

这才是有意思的内涵。

当他拒绝为了五斗米折腰时,他并没有去反抗权贵,打倒世俗陋习,他只是离开甚至都没有愤怒。

注:对现实的愤怒,并不能改变什么。

现实是一堵墙,推不倒就只能绕开。

他也没有躲进深山老林,而是离人们不远,“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”。

他通过诗文,把自己归隐后的生活像拍纪录片一样地拍出来。

“方宅十余亩,草屋八九间”。平常干嘛呢?不怎么开门,就自己安静待着,“白日掩柴扉,虚室绝尘想。”偶尔碰上人了,聊几句,也都是农事:“相见无杂言,但道桑麻长。”

这跟我跟瓦工聊怎么砌墙?跟电工聊如何布院子的电线?是一回事儿。

陶渊明还晒娃,他五十岁的时候写了一首诗。主要就是数落自己的儿子,说老大十六岁了,一点都不爱学习;老二十五,没人比他更懒了;老三老四也十三了,连六和七都分不清;老五九岁,完全是个吃货,除了吃什么都不顾。这样的题材,他也往诗里写。和我们今天一个人晒娃的心情,没什么区别。

他为什么要这样干?

这是一种怎样的隐居状态?

他并不与世隔绝,也不仇恨权贵更不会鄙视乡野粗人。

在我看来:

陶渊明不是刻意拒绝什么,而是把自己追求的生活、主张的观点呈现出来。

呈现的方式,就是记录真实的生活,记录详细的细节。他既享受自己追求的,也享受自己追求的方式。

他所呈现的这种生活状态最令人向往,而他的诗文倒在其次了。所谓“功夫在诗外”!

以这种方式隐居,陶渊明是第一人。

这也是宋代文人欣赏追捧他的原因。

而别的隐士更可能是得不到的不得不隐,

心不甘情不愿。

当我们愤恨世俗的时候,

我们仍然活在世俗当中。

如同爱和恨本质是一回事,得不到就会恨。

03

这其实也是我的方式。

并不激烈反对什么,而是竭力追求、维护、享受自己的状态,努力呈现给更多的人。

这是陶渊明式的隐士,也可以说大隐隐于市😄

这与我几天前的文章《驯化抖音,驯化自己》的内涵相通。

重点不是反对别人,而是坚持自己。

在坚持自己的过程中默默影响他人,也互相影响。它不是强迫,而有原则的协商和诚意的邀请。

就像陶渊明并不强迫别人放弃名利,只是自顾自的追求悠然的田园生活,把乐趣呈现出来。

来或不来,

我都在这里,寂静欢喜。

04

如何获得名利?

有趣的是,这样一个不求名利的人,他身后的名利却最隆!

现代美学家朱光潜说:“可以和陶渊明比拟的,前只有屈原,后只有杜甫。”

苏东坡更说李白、杜甫也比不上,“李杜诸人莫及。”

陶渊明不反抗什么,只是追求自己心中所想。

宋朝文人的追捧,只是不期而遇。

而正是这种不期而遇,其实隐含着一种秘密。一种通向成功获得名利的秘密。[偷笑]

做好自己是一个前提,

而获得别人的赏识才有名利。

名利都是他人给予的。

是苏东坡这样的宋代文人选择了他,甚至重塑了他,然后又传播了他。

因为宋代的文人参与了选择和再创作,那么他们自然有动力,把属于自己的一部分传承下去。

他们即是裁判员也是运动员。

其实我们每个人何尝不是呢?

我们赏识推荐分享我们喜欢的文章,

这时候我们是裁判员是评委。

我们也会努力工作创作自己的作品,希望得到领导和别人的认可,为了更多的名利。

这时候我们是运动员。

这时一个隐藏的秘密已经浮现,猜也猜地出来。

陶渊明成名的启示:就是拉评委入伙。

陶渊明没有主动拉,但我们可以。

淡泊名利,不是不求名利;

视金钱如粪土,不是拒绝财富。

只是告诉你,它们没那么重要。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